水龙吟(三十)

卧槽😭😭😭😭是我想象中的 那么好的羡羡 那么好的江澄

桃蛋白:


人物秀秀的 OOC我的
CP曦澄 忘羡
私设澄澄因为某些缘故变小(本章开始将会有大量回忆杀上线,以及,识海内大澄上线!)

蓝曦臣卜一进入到江澄的识海内,就看到一片犹如风卷残云一般的狠藉,一时叫人根本理不
出头绪,蓝曦臣怕再耽搁下去会影响江澄的灵识,也顾不上其他了,寻着最近的一片记忆就
潜了进去。
那片记忆里的天色却比识海内更加黑暗,天空中遥遥悬着几颗孤星,伸手难辨五指,侧耳听
时,只觉凛冽寒风惊起无边瑟瑟,飒然之意犹如鬼之鸣泣。
大约是在山林之间,蓝曦臣如是想。
只不知晚吟现在何处。他这般想着,抬脚欲往山下走。
提脚的瞬间才发觉不对,脚下所踩的,并不是寻常坚硬的地面,反而要绵软许多,抬脚时又
觉脚下一股黏腻,以及方才不曾留心,如今却根本掩盖不住的浓郁血腥味道,都叫蓝曦臣心下一寒。
这绝不是哪座普通的山林,这是——不夜天!
蓝曦臣心下一阵悚然,他陡然转身,果真见到山脚下那隐隐绰绰的憧憧灯影火光,远处的林稍也传来了一阵笛声,那是魏无羡的陈情。
果然是不夜天。
蓝曦臣微微闭了闭眼,刚想往山下走时,却见远处有一人遥遥向他走来,来人一袭紫衣,一头青丝皆挽起,束成高高一个髻,指间隐约有紫色电火花在闪烁。
越走近便越能看清他高挑的身形,他纤细束于腰封内的细腰,和他那标志性的细眉杏目,除了江澄还会有谁。
终于让他找到了!蓝曦臣心中喜悦之情难以言喻,他喊了声“晚吟”,朝着来人的方向迎面走去,对方却置若罔闻,仿佛没有听见一样,依旧沉郁着脸色往前走着。
那个江澄就这么走到了蓝曦臣的面前,然后,目不斜视地,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了。
蓝曦臣那原本伸出准备把人接下的手楞在了原地,他转过身,呆呆地站在那里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径自离去的身影。
“不必看了,他看不见你的,你也碰不到他,这只是我一段记忆罢了。”幽幽的声音在蓝曦臣的身侧响起,蓝曦臣侧过脸,就看到了另一个江澄。
更为成熟,更为沧桑,也更为隐忍,依旧是标志的紫衣,依旧是熟悉的眉眼,可此时看到这样的江澄,却叫蓝曦臣恍若隔世。
“蓝……宗主。”江澄双手抱拳,冲着蓝曦臣行礼道。
蓝曦臣看他这般情状,也不知这位是否有着之前与自己相处几日的记忆,便有些犹豫道:“晚吟,你……”
他话还未说完,却见江澄一个皱眉,随即又舒展了,道:“担不得蓝宗主这声晚吟,你还是叫我江宗主吧。”
这态度越发奇怪了,叫蓝曦臣也皱了眉,直接问道:“你,可还记得变小后的事情?”
江澄却似不甚在意道:“记得如何,不记得又如何,蓝宗主只需记得一件事就好。”
“什么事?”
“那不是我。”江澄一字一句道:“那只是个不知事的孩子罢了,江澄决计不会有这般天真的时候,所以他的话蓝宗主一个字都不必当真。”
蓝曦臣却似心口一记猛锤,他梗了一下,却摇头道:“他如何不是你,这几日也并非镜花水月,你既记得,又何须如此泾渭分明?”
江澄闻言敛眉,开口却是左顾而言他:“他要走远了。”
蓝曦臣一怔,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记忆里的那个江澄,他又想起叔父的话,可看这个江澄的神色又不似固执,便不解道:“你不阻止我看你的记忆吗?”
江澄却嗤笑道:“若我说不愿,你就能如我所愿的滚出去吗?”
“我……”蓝曦臣噎了噎,他想了想,随后郑重道:“若你真不愿,那我自然……”
“你不是我什么人,我没资格管你的意愿,”他话还未说完,江澄却突兀开口道:“你也犯不着听我的,爱走不走,只不许说是听我的。”
他话一说完,自己便拂袖径自往前了,竟是真的不管蓝曦臣,只留下蓝曦臣一人在原地徘徊了片刻,最终一咬牙,还是跟了上去。
江澄自是感应到蓝曦臣也跟了上来,却也只是轻嗤了一声,并未多言,竟是真的不阻止了。

而另一侧,记忆中的江澄也终于走到了魏无羡的身边。
“我已与众世家谈妥,只要你愿意将阴虎符毁去,并答应永远待在江家不再作乱,便可饶你一命。”那个江澄如是说道。
却见魏无羡放声狂笑道:“哈哈,饶我一命,真是好大一个面子,可是江澄,谁要你救,我早就说过,不必保我,弃了吧,你全当耳旁风了吗?为何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!”
闻言江澄亦是冷笑:“你说走便走,说死便死,说叫我弃了我便要弃了,魏无羡!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,能事事如你心意?”
“我自是说救人便救人,说杀人便杀人,说走正道就走正道,说修鬼道便修鬼道,从来就由得我心意,你奈何不得我的,江澄,从前不能,现在更不能。”魏无羡摇头道。
“呸!”江澄扬起手中的紫电,狠狠甩在地上,惊起一阵飞沙:“我今个儿就让你看看我能不能!魏无羡我告诉你,我爹娘和姐姐的排位如今都摆在莲花坞内,你就算是要死,也得跟着我回去对着他们先磕头认罪了才行!”
魏无羡顿了一下,随后问道:“……江澄,你恨我吗?”
此话一出,便叫江澄愣在了那里,他呆了片刻,才发出了一阵比哭还难听的笑来:“我恨你,我怎么不恨你,从你一到我家,我爹就在不曾正眼瞧过我,因你怕狗,便要我把所有的狗都送走,阿姐对你如何,更不必说,有时叫我都羡慕,母亲虽严厉,待你亦不苛责,对我俩一视同仁,可你呢,你做了什么,你为了那些个毫不相关的人和事,生生把他们都推向死路,我统共就这么几个亲人,如今还剩下几个,你说!我究竟该不该恨你!”
“……是吗?”魏无羡喃喃。
江澄便如字字泣血般道:“你从不肯听我的,我叫你好好读书你不听,我叫你不要救温家人你不听,我叫你不要修习鬼道你也不听!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把你自己,把我逼到这种境地,难道你还不回头吗?听我一回就这么难吗?师兄,算我求你了,跟我……”
“你恨我的话,便一剑杀了我吧。”
“什,什么?”江澄前一句话还没说完,后一句话便已经梗在了喉咙口,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神情死死盯着魏无羡:“你他妈再说一遍。”
魏无羡微微闭了眼,似是生无可恋了:“我说,江澄,你杀了我解恨吧。”
江澄却似听到了一个最了不得的笑话,从胸腔里呵出了气:“魏无羡,你是在激我吗?你以为,我不敢杀你吗?”他说话间已然将三毒拔剑出鞘,铮然一道寒光,直指魏无羡的心口。
剑抵心口,却再不能进一寸,那双斩尽天下妖兽不会迟疑的手如今却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,魏无羡看着那双泛红的双眼,轻轻叹了口气,伸出手握住了那抖动的剑尖,往自己心口送了一分,安慰道:“师妹,手别抖,就照着这儿刺下去,刺下去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”

“呵,多可笑,我从前说了那么多,他全当屁话一句都不听,我只说了这一句赌气的假话,竟就叫他当了真,不仅当了真,还二话不说就执行,比圣旨还快。”这厢陪着蓝曦臣站在一旁冷艳旁观的江澄却突然冷笑出声,他微微摇了摇头,又道:“我和他师兄弟这么些年,从未心有灵犀过,净走那背道而驰的路子了,做师兄弟做到这份上,真是没谁了,也真是没意思透了。”
他话说得嘲讽,可眼里的伤痛却那么深,蓝曦臣只觉心如刀绞,他抬起手,想要握住眼前的那个人:“晚吟……”
江澄却先他一步抽身了,冷淡道:“往后就没什么好看的了,不过就是他死了罢了,我可不想看上两次,就先走了,你若要看便看,不看便滚吧。”说完,也不等蓝曦臣回应,自己转身便消失了。
蓝曦臣望着江澄消失的地方,又看向记忆里的那两人,最终没有选择跟着离开。

而那边,江澄手里的三毒早已因手抖握不稳而掉落到了地上,魏无羡于怀中掏出陈情,他微微叹了口气,碰了碰整个人全身都在发抖的江澄的脸,说道:“罢了,师兄不该逼你,就让我帮你这最后一次吧。”
说罢,陈情横于嘴边,一声吹响!
“不要!”江澄厉声尖叫,踉跄着扑过去抢夺魏无羡手中的笛子,却是来不及了,数以千百计的走尸闻声而动,皆朝着魏无羡扑了过来。
江澄已顾不得言语了,他转身抽出紫电,一鞭子劈向走尸群,然而他劈开的却远及不上奔来的,转眼间,魏无羡就已经被走尸淹没了。
那群没有死与痛的怪物像是享受一场盛宴一般撕扯着魏无羡的身体,皮肉绽开处的鲜血溅到江澄的脸上,江澄凄然道:“师兄,快停下!我求你了,快停下啊!”
他一边说着,一边早已是泪流满面,手下却仍不停,机械般地将那些走尸抽飞,魏无羡艰难地探出手触了一下他的脸,凭着最后一丝意志说道:“好阿澄,别哭了,你哭得我心都乱了,我都要死了,你就不能如我一次心意吗?别哭了,也别恨我了,好吗?”
这是他最后的一句话。
魏无羡的身体早已被啃食干净,只余下那只握着陈情触摸江澄脸颊的断掌。江澄两眼失神地跪坐到了地上,他把那只断掌紧紧抱在怀里,自己的一只手在地上摸索着,他把手伸进那满地的走尸的嘴里,妄图扣出些什么,却只有一些血沫肉屑罢了。
“魏无羡,你想得美!我才不要如你意,我恨你,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。”江澄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他看着那满地的狼藉,冷然一笑,只咬牙切齿留下了这一句话,随后便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。
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下走,几次踉跄着摔倒再爬起接着往前走,满身风尘狼狈却似全无察觉,只有那只攥紧陈情的手从不松开半分。

“晚吟……”蓝曦臣纵使知道自己触不到记忆里的那个江澄,却还是一路送着他下了山,他看着那个看似决然的身影,最终只余一声叹息了。


(第一段记忆结束了,可与二十三章对照着看,以及猜猜,蓝大下次会开启哪段记忆呢)

评论
热度 ( 247 )

© 西西西 | Powered by LOFTER